您所在的位置:首頁»專題新聞»正文

捕魚達人2怎么刷金幣-手機迅雷

寧濤看著青追的窈窕背影,白變心中好一片想入非非的回味。

寧濤慌忙伸手捂住白婧的嘴,身女緊張地道:身女“你、你別叫啊,外面的人聽見了還以為我們家發生了什么恐怖的事情……等等……你和我……昨天晚上……沒發生什么吧?”寧濤小心翼翼地將被子掀開了一點,化妝這一看頓時僵住了。

讓小白變身女王的化妝課

“該發生的都發生了,白變你個大壞蛋。”白婧伸手在寧濤的鼻子上刮了一下。“青追呢?我……我要問問她,身女這、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!”寧濤的腦袋里一片混亂。卻就在這個時候房門打開了,化妝青追捧著一只放了兩碗醪糟蛋的托盤走了進來,化妝一臉的笑意:“寧哥哥,姐姐,你們醒啦?你們應該都累了吧,別起床,就在床上把這兩碗醪糟蛋吃了吧,補補身子。”雖然還沒有調查,白變可他覺得他已經破案了,那就是他的新婚妻子給他下了個套,把他給套住了!青追將一碗醪糟蛋放到了寧濤的手中,身女聲音溫柔且意味深長:“夫君,趁熱吃吧,昨晚你辛苦了,我多給你加了一個蛋,你補補。”

寧濤端著那碗醪糟蛋卻是欲說還休,化妝還特么欲哭無淚。你說買一送一就算了,化妝反正他早就有過這種思想覺悟,可是關鍵是那么珍貴的第一次,他居然就這么稀里糊涂的度過了,當時或許有感覺,可關鍵是他記不得啊!白婧卻一點都不客氣,白變她從被窩里坐了起來,白變攏著被子,捧著碗吃起了醪糟蛋,吃得還很香的樣子。那被子就只是簡單的搭在她的肩頭上,披在她的背上,完全避重就輕,那曝露在空氣中的風景能讓人流鼻血。寧濤的額頭上冒出了幾顆汗珠來,身女白婧這么一栽贓陷害,他覺得他是跳進黃河洗不清了。

白婧抽噎地道:化妝“可是,你看他是怎么對我的?姐姐、姐姐命苦呀”青追拍了拍白婧的后背,白變然后松開了她,白變她轉身過來看著寧濤,一臉的笑容:“寧哥哥,我們姐妹倆從小就在一起相依為命,我們發過誓,將來如果要嫁人就嫁一個人,我本來是想撮合你跟我姐姐在一起的,沒想到你們已經那個了,以后我們就在一起生活俢練吧,你對她好一點吧。”身女寧濤苦笑道:“她說什么你都相信嗎?”青追很認真地點了一下頭:化妝“當然,我姐姐從來都沒有騙過我。”

寧濤移目白婧,瞪著她:“你快跟青追說,我們什么都沒有發生。”白婧哇一聲就哭了起來:“妹妹嗚嗚你看他,提起褲子就不認賬啊我的命怎么這么苦啊”

讓小白變身女王的化妝課

一顆豆大的汗珠從寧濤的腦門上墜落下去,落地有聲。青追摟著白婧,用手拍著她的背,一邊溫聲安慰她:“姐姐別哭,寧哥哥會對你好的。”白婧從青追的肩頭上抬起頭來,看著寧濤,抽噎中對著寧濤擠了一下眼睛。寧濤當場就無語了,他也懶得再解釋什么了,他轉移了話題:“青追,你已經化龍,可我怎么沒看出有龍的特征?”

青追這才松開白婧,很震驚的樣子:“化龍?”寧濤也很驚訝:“你居然不知道?”青追說道:“我知道我的蛇魄好像變了,僅此而已,可這也不代表我化龍了吧,蛇化龍只是一個傳說,怎么可能發生在我的身上。我從小就得了絕癥,要不是你煉好了我的妖骨,我恐怕都不在這個世界上了。姐姐從小就比我強大,一直都是她在保護我,要化龍也該是姐姐化龍,怎么可能是我?”寧濤真想讓她脫了衣服看看,他相信她的身上肯定有什么變化,要是和往常一樣,那算什么化龍?可是這話怎么也說不出口。

“等等”白婧似乎想起了什么,跟著說道:“妹妹,你剛才說夫君煉好了你的妖骨?”這關系發展的速度未免也太快了吧?

讓小白變身女王的化妝課

寧濤忍不住出聲糾正道:“是妹夫。”白婧對著寧濤擠了一下眼睛。

“對呀,是寧哥哥煉好我的妖骨,怎么啦?”青追說。白婧說道:“化龍的根源可能就是煉妖骨這件事,我從小比你強,這次吃的也都是尋祖丹,沒有理由你能化龍,我卻不能,所以要找根源的話只能是煉妖骨。”寧濤心中一動,跟著喚醒了眼睛的望術狀態,視線也落在了青追的尾椎部位上。他很快就在她的先天氣場之中找到了妖骨對應的形狀,這一看,他終于找到化龍的“變化”了,那塊蛇形的妖骨,赫然蛻變成了龍形!不過,觀氣觀察到的“龍骨”很模糊,有點似是而非的感覺。寧濤忍不住伸手過去,觸摸她的妖骨。這一摸,再對應觀氣觀察到的形狀,他終于確認了,她的妖骨已非閉關之前的蛇形妖骨,而是一塊龍形的龍骨!寧濤激動地笑了:“確定了,青追你自己摸摸,你現在已經是龍啦!”

青追沒摸,卻顫聲說道:“我看見了我”白婧說道:“妹妹,你把你的爪子放出來看看。”

青追如夢初醒,雙臂一抖,一雙利爪釋放了出來。青追的利爪已經不是之前的蛇爪了,而是一雙青色的龍爪。以前她的蛇爪是指骨和指甲的延伸,有十根之多。可是現在釋放出來的龍爪卻只有三根,而且不是從指頭上延伸出去,而是從手背上的食指、中指和無名指的指骨上延伸出去,更長更粗也更鋒利。

可追驚人的變化卻不只是蛇爪變龍爪,她的一雙手上布滿了青色的鱗甲,從指頭、手背到腕部都有,合著那三根恐怖的利爪,真的像是龍的爪子!有鱗,這也是蛇化龍的特征。

“我”變化就在自己身上,可青追自己卻也驚呆了,不敢相信傳說中才有的故事發生在了自己的身上。寧濤笑了,他為青追感到高興。白婧將青追擁入她的懷中,激動地道:“妹妹,這是你的造化,姐姐替你感到高興。我們家的丑下鴨變天鵝了,呵呵呵。”青追這才回過神來,她說道:“我都行,姐姐也一定行。”

白婧嘆了一口氣:“這就要看你男人幫不幫忙了。”“嗯?”青追訝然地道:“姐姐你是什么意思?你快說出來聽聽。”

寧濤也用驚訝的目光看著白婧。白婧松開了青追,然后說道:“我剛才不是已經說得很清楚了嗎?你化龍的根源在煉妖骨,我要化龍,還得你男人把我妖骨取出來煉一煉。”

寧濤說道:“當初我煉青追的妖骨,那是因為她的妖骨壞死,不得不冒那個險,白姐姐你的妖骨好好的,怎么煉?”白婧看著寧濤,眼神里充滿了期待:“這就要看你這個修真醫生的了,你想個辦法把我的妖骨取出來拿去煉一煉。你想啊,你的一個老婆是青龍,一個老婆是白蛇那怎么行,左右不對稱,你要是一個老婆是青龍,一個老婆是白龍,帶出去那多有面子是不是?”

青追軟語相求:“寧哥哥,你就想個辦法幫幫姐姐吧,你一定能想出辦法的。”寧濤說道:“好吧,我想想辦法,不過這事不能著急,非得想出一個安全的法子才行。另外,診所這個月的租金是八千,賬本竹簡上余額還不到一千,時間已經過去好幾天了,我急需要白姐姐你啟動善人計劃幫助我賺取善念功德。我計算過,這一次大概要賺取五千善念功德才能恢復善惡鼎的平衡,后面才能去賺取惡念罪孽。”白婧笑道:“你的診金更重要,這事你就是不說我要辦好,我可不想守寡。”青追這里是半點問題都沒有的,相反的她還巴不得他跟白婧在一起,可江好那里就不好說了,將來江好出關,白婧要是還這樣沒個正經,那日子可就夠他頭疼的了。

0489章價值五百萬的木薯刺耳的槍聲打碎了黃昏的寧靜,貧窮的村莊里,幾個從農田里干活回家的村民倒在了血泊之中。

幾輛改裝成戰車的皮卡車呼嘯而來,沖進了村莊,車上的武裝人員肆無忌憚地向手無寸鐵的村民們開槍,老人、女人和孩子也不放過。村民們四處逃竄,可是誰又能逃得過飛行的子彈奔逃的人群中,一對青年夫婦往一片樹林跑去。女人抱著孩子,男人的手里提著一只臟兮兮的塑料袋,那只塑料袋里裝著少得可憐的幾只木薯,那是他家里僅有的一點食物,就連逃命他也沒有忘記。

在非洲的一些地方,食物和生命一樣重要。年輕的夫婦很幸運,一起逃出來的幾個村民都被子彈擊中倒在了地上,而他們沒事。

TOP 开心糖果消消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