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所在的位置:首頁»專題新聞»正文

免費斗地主游戲-飛流下載

寧濤想躲,前央視主可是躲不開,他的神身實在是太笨拙了。

無當然聽不見他的聲音,持人郎永淳肖像遭成功可就在他剛剛把嘴巴閉上的時候,持人郎永淳肖像遭成功無的豎眼忽然睜開,一道金光迸射出來,穿過幾十萬米的虛空,瞬間擊中地面上的混沌之印。一個震天動地的巨響,冒用線混沌之印能量護罩頓時凹陷了下去,半球形的罩體上也出現了無數道裂縫。

前央視主持人郎永淳肖像遭冒用 在線發文維權成功

寧濤要修補混沌之印的能量護罩,發文維權只需要動一下神念就可,發文維權可是他沒有這樣做。他要示弱,他只需要再爭取一日多一點的時間,現在跟無動手毫無意義。沒有能量支撐,前央視主混沌之印能量護罩沒有堅持幾秒鐘,便在無的豎眼金光之下崩塌,化作一個個天之符文,散落各處。混沌之印能量護罩消失,持人郎永淳肖像遭成功寧濤提前就避開了那道金光,然后破口大罵道:“白須子,你個老雜毛,你有種下來一戰!我殺你如殺狗!”豎眼金光消失了,冒用線無的聲音從天空之中傳下來:冒用線“猖狂!三界就要毀滅了,你卻還有心思在這里跟我磨嘴皮子,你不是說要拯救三界嗎,你應該順應天命去三界拯救眾生,這才是你作為天選之人應該做的事。”看來他是真吃不準,發文維權然后有點緊張了。

寧濤心里這樣想著,前央視主面上卻不動聲色,為了增加迷惑性,他還故意東張西望,做出一副在尋找無的樣子。“你休想騙我,持人郎永淳肖像遭成功要救三界必須殺你,那才是我應該做的事!”寧濤看著另一個方向,大聲說道。寧濤說道“跟我去地藏城吧,冒用線你也好見見寧丹妮,冒用線我和家人道別之后,我們去神山,在那里再想殺死無的辦法。你是智慧女神,無當年選擇你一定有他的道理,我是天選之人,我能走到今天這一步也不是偶然,必有天意。所以我覺得,我們倆聯手,一定能想到殺死無的辦法。”

寧濤想了一下才說道“孩子還小,發文維權你而已不告訴她你的真實身份,發文維權你隨我去地藏城,如果你不想見我的家人,我把孩子帶出來,你們單獨見面,行嗎?”智慧女神希米亞還在沉默,前央視主猶豫不決的樣子。寧濤說道“你是寧丹妮的親生母親,持人郎永淳肖像遭成功你連見她一面都不肯,你是不是太殘忍了?”智慧女神希米亞嘆了一口氣“好吧,冒用線我跟你去地藏城,但我不進城,我在外面等你,你把孩子帶出來吧。”

“行,就這么說定了。”寧濤的嘴角露出了一絲笑容。他也覺得這樣的處理方式是最好的,智慧女神希米亞的身份特殊,他要是直接把她帶回地藏城,與家里的仙妻神妻見面,那還真是不好解釋的事情,沒準當場就爆發火拼,那個時候他是幫妻子們打她,還是幫她打老婆們?

前央視主持人郎永淳肖像遭冒用 在線發文維權成功

這種問題別說是去面對了,就是想想都感覺頭疼。如墨的天空黑云密布,豆大的黑色雨點傾盆而下,干涸了幾百年,甚至上千年的河床平地起水,波濤洶涌。可那水絕對不是人畜能喝的水,而是由墨汁一般的,散發著尸體氣味的水。整個天空都在緩緩旋轉,緩緩下沉,黑暗能量無處不在,草木枯萎,動物曝尸荒野。不過在地藏城中還好,蟲二撐起了能量護罩,將地藏城的入口封閉了起來,黑色的雨水沒能流進地藏城。黑暗能量也被隔絕在外,地藏城中的仙民只是能看見那恐怖的末日景象,并沒有受到傷害。

可即便是看見,這末日來臨的景象卻還是讓人感到恐懼害怕。城市中的仙民聚集在了送子神神廟前的廣場上拜神,祈禱平安。身為大祭司的朗香魂親自主持拜神儀式,也說了許多鼓勵和安慰的話,可是收效甚微。恐懼和絕望仍舊像是病毒一樣在地藏城中蔓延。神廟神殿之中,一大群仙女和女神也跪在神殿之中祈禱。她們祈禱的對象是自己的男人,這也算是信仰界很少見的情況。不過她們也沒有辦法啊,這天地驟變,末日的景象來得如此突然,整個地藏城已經陷入恐慌之中,她們必須要安撫民心,所以也就有了一大群姐妹聚在一起拜自己男人的奇葩事情。不過也就只是做做樣子而已,沒人真的向自己的男人祈禱什么。一大群孩子則在神殿的一個角落里做著什么游戲,嘻嘻哈哈笑個不停,與外面的莊嚴神圣的祈禱場面截然不同。寧家的熊孩子們才不管這天塌還是不塌,只要眼前開心就好。

“夫君去哪兒了?這一去就是好幾天,這天都變天了,他也不回家。”唐子嫻埋怨了一句,然后又嘆了一口氣。“夫君肯定忙著在外面送子吧,他畢竟是天命送子神。”白靖笑著說了一句。

前央視主持人郎永淳肖像遭冒用 在線發文維權成功

么時候了,這天都快塌了,你們還有心思說老公。”青追說道“就是,都別說了,老老實實拜神吧。”

不死火凰正想說一句什么,忽然看見寧星君正從一根柱頭上往上爬,她跟著呵斥了一句“星君,你干什么?你給老娘下來,不然我打你!”寧星君回頭看了一眼不死火凰,非得沒有下來,還沖不死火凰吐了一下舌頭,扮了一個鬼臉。“哎喲你這孩子竟然還敢給老娘扮鬼臉,都別攔住我,我要好好教訓一下這臭小子。”不死火凰一臉要打人的樣子。旁邊,白虎喜兒說了一句“姐,沒人攔著你。我本來是想拉著你的,可聽你這么一說,我連手都沒有伸。”軟天音、林清妤、濕地家姐妹濕木潤花和阿濕波在一旁嘀嘀咕咕。“別擔心,老公那么厲害,他一定會解決問題的。”軟天音說,臉上還帶著一個甜美的笑容,“我倒是想他回來了,應該怎么伺候他,才讓他舒服,才有回家的感覺。你們別笑,這才是我們做妻子的責任嘛。”

林清妤說道“沒人笑你,軟姐姐。”濕木潤花說道“今天晚上吃什么?”

阿濕波想了一下“宮里的廚子都在外面拜神,可能沒人煮飯吧,我好想念花朗下面,一想起他的下面,我就忍不住吞口水。”濕木潤花嘆了一口氣“你別說了,我的口水都快流出來了,真不知道,那沒良心的什么時候回來給我下面吃。”

她這邊話音剛落,神廟的鎖墻突然放射出了一片金光,隨后打開了一道門戶,一道修長的身影從那金光閃爍的門戶里走了出來。“寧愛卿回來啦!”蟲二激動萬分,“哈哈哈!”

一大群女人孩子頓時圍了上去,七嘴八舌,神廟里全都是女人和孩子的聲音,那畫面熱鬧又溫馨。寧濤好不容易才有一個開口說話的機會“你們別擔心,這天地不會毀滅,我已經找到了殺死無的辦法,我要徹底鏟除他那個毒瘤。”“爸爸,你有沒有帶好吃的?”一大群孩子圍著寧濤,幾個身手敏捷的早就爬到了他的身上,有的挖他的鼻孔,有的擰他的耳朵,有的摳他的眼皮,還有的拔他的胡子。

“寧虎,你個傻兒子,別用你的老虎指甲掐你爸爸的胡子,你掐掉一半,你爸爸會用胡子扎你媽。”白虎喜兒的聲音,“你實在想玩的話,你就把胡子拔了呀,笨蛋!”寧濤心中一片亂七八糟的悲涼感受,他說了那么嚴肅的大事,為什么就沒有一個人聽他說話呢?

暴雨傾盆而下,無休無止,沒有半點停歇的跡象。地藏城上的地面上多了好幾條大河,墨汁一般的河水翻涌,散發著酸腐的臭味,浩浩蕩蕩的流向低洼的地方。黑色河水流過的地方,草木枯萎,生機蕩然無存。如果是死亡之沙吞噬仙界,寧濤還可要用三界法印打開空間裂縫,引來真實之沙對付。可是天地磨盤啟動,天降黑雨,整個天空都在旋轉下沉,他就無能為力了。照這樣下去,用不了多久整個天地都會合二為一,那個時候就是真正的萬物歸零了。

現在這種情況,地藏城還算好的,有蟲二守護,別的城市僅有一些普通的仙人守護,生存會變得多艱難,那就可想而知了。可是寧濤已經顧不上他們了,這是整個世界的劫難,就算他來回奔走,救下十座城又能怎么樣?問題的關鍵是無,除掉無才能解決問題,所以他的目標是無,也只能是無。可是,怎么才能殺死無,他的心中還是半點頭緒都沒有。

“爸爸,你要帶我去什么地方?”金色神云飛出蟲二所撐起的能量護罩的時候,寧丹妮好奇地道。寧濤收起了紛亂的思緒,輕聲說道“爸爸帶你去見……一個阿姨。”他本來是想說帶她去見媽媽的,可是轉念一想,他已經讓寧丹妮認了阿濕波做媽媽,寧丹妮與阿濕波也相處得很好,突然跟她說帶她去見她的媽媽,那不合適。可是,本來就是親生母親卻說是阿姨,這也不合適。“什么樣的阿姨啊?”寧丹妮問。

寧濤說道“呃,很漂亮的阿姨。”“有我媽媽漂亮嗎?”寧丹妮又問。

寧濤隨口說道“嗯,與你媽媽一樣漂亮。”“我回去告訴媽媽,說你帶我去見漂亮阿姨。”寧丹妮說。

“爸爸,這雨這么是黑色的?”寧丹妮問。“這……這雨是老天病了,所以才下黑色的雨。”

TOP 开心糖果消消看